主页 > 南洋六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>
所谓的“校内艺人”难道就是“学生DJ”?
发布日期:2019-11-03 03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开文前注明,若你极度玻璃心,很容易对于某些明明没有指明具体对象的现象对号入座,最好不要纠结于本篇文章,否则极度容易脆弱致心死。事情最早发生在今年年初,电子音乐资讯派生出的Booking Agency/Artist Management品牌DarkGlow的小范围推行上。

  须知,DarkGlow于2019年1月1日刚刚实践的时候只是一个Booking Agency,与多名国内的DJ/制作人达成了独家Booking或者非独家Booking的合同、协议,后来因为独家艺人的发展需要很快地增加了Artist Management Company相关业务,请以此为时间线。

  于今年上旬,我们主动或者被动地与很多夜店方和主办方聊过合作,当时主推的艺人只有Yaakov和KOOOZ,现在Yaakov已经成为了线上最具影响力的中国Techno艺人之一,但KOOOZ还未走出知名度的怪圈。上述三段内容绝非广告,而是透明化地解读下则故事。

  在这些有过交流的夜店方或其它形式的场地(例如Bar/Livehouse/Warehouse),或者那些或有数十人专业规模,或只有几人学生群体的主办方中,也遇到过不少怪异的需求。这些怪异的需求者多数通过我们的公众号文章、其它平台的文章而找到我们的工作人员。

  对方是心意是极好的,或许也有从我们的历史消息中搜索“Booking Agency”或者“Booking Agent”等概念了解过当时的DarkGlow究竟做什么业务。上来就表明了自己的举办活动经历和品牌定位,直奔着订人而来,直白的合作对现在人来说还算愉快。

  不过可惜,对方抛出的需求却是我们无法满足的——“你们这些有校内艺人吗?我们需要一些校内艺人”。这对于我们可真是一个新概念,不过还好我们对接Booking这一块的同事们并不自以为是,对于没有听说过的词汇不给予否认,而是抱以“了解一下”的心态。

  随后得知,所谓的“校内艺人”,对方给出的解释是“就是在学校里读书的DJ”。而且因为对方的群体也都是一些高中生、大学生甚至初中生,所以消费能力并不高,预算也不高——“最好是不用钱的”。真是令人尴尬又荒唐的对话,人们把这叫作Bai Piao。

  不过仔细想想,所谓的“校内艺人”,不就是“学生DJ”吗?一群本着对音乐的兴趣爱好,借周末时间或逃学到成年的朋友的工作室那儿去碰捧CDJ控制器的孩子们的确愿意无偿登台献艺,部分没有经济压力的孩子们也的确不会过分在意“赚不赚钱”的商业逻辑。

  可这样的事件无法又抛出了几点问题——DJ就一定是艺人吗?艺人就一定是DJ吗?实则不然。很多“学生DJ”是远远没有达到“艺人”这个角度的。艺人一词翻译自Artist,虽DJ本质上属于Artist的理念中,但作为一名Artist,最起码需要有他们的音乐作品,会基础制作。

  再者,若以字面的角度,顾名思义,Artist至少得是从事艺术方面工作的人,如果只是将Art作为兴趣的话好像还极难属实,顶多算艺术爱好者。而常规情况下,“学生DJ”无法真正将艺术创作当作他们的职业。在两方面重合的客观前提下,仍值得赋予两者更深理解。